法媒解析在法华人“成功秘笈”:辛勤、团结、互助

19
05月

  中新网12月7日电 据法国欧洲时报网编译报道,在法国,当其他族裔的移民还在社会中下层“徘徊”时,华人已悄然进入中上层社会。法国金融杂志《资本报》网站6日刊发题为《移民中为何华人更成功?》的文章,细数在法华人的“成功秘笈”。

  与其他华人一样,黄学胜也是“低调隐性群体”中的一员。他的办公室位于巴黎北部欧贝维利耶(Aubervilliers)中国城一栋老楼的二层,办公室外没有任何招牌。欧贝维利耶是欧洲最大的纺织品进出口中心。

  3.5万华人企业

  黄学胜是温州商人,今年46岁,13岁来到法国。此前,他一直在父母开的餐厅里工作,1993年,开了家小公司,如今他已成为欧华集团总裁。黄学胜做事从不是心血来潮,目前,他准备在勒阿弗尔(Le Havre)港口建立一个大规模的家具进出口中心,在欧贝维利耶建造115所公寓,并在圣但尼(Saint-Denis)建立一个商业中心和一所公寓酒店。黄学胜表示,“这仅仅是一个开端,我们正在制定更加庞大的不动产规划。”

  世界各角落的华人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外界目光,他们不仅让自己的祖籍国跻身世界经济强国,还在法国当地取得轰动的成绩。目前,法国约有60万华人,这里面并非所有人都能像黄学胜那样引人瞩目,仍有数以万计的华人没有拿到合法居留身份,他们在餐饮、服装、皮革加工或建筑业打零工,只能挣得微薄的工资。但经过几年的埋头苦干,他们当中有很多都做起了自己的生意,开餐厅、杂货店、花店或烟酒店。据《资本报》统计,法国约有3.5万个华人企业。此外,也有一些人开始进军不动产业、开连锁超市(最著名的是Miss Coquine超市,其在法国约有80家分店)或是创建自己的品牌(如Miss Lucy)。

  从事管理者亚裔居首

  《在法国的中国人》(La Chine àParis)一书的作者Richard Beraha指出,“如果一个‘无证’家庭有两个子女,并且其中一个孩子在法国出生,那么他们可以在10年内节省24万欧元。” Richard Beraha在2000至2010年间走访了数百名移民,他说,“华人工作十分辛勤,但花销却很少。他们通过攒钱或是找亲戚朋友借钱的方法,盘下小店。不过,他们做生意往往收支相抵,因此,很难有人依靠这种方式富裕起来。”

  对于在20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来法的华人子女来说,他们的成功或许相对明显。这些人大多成为医生、管理人员、工程师或公职人员。20世纪80年代来法的华人二代出路则更宽广。据法国全国统计及经济研究所(Insee)和国立人口研究所(Ined)公布的调查显示,至少27%的亚裔二代成为管理人员,而其他人只有14%能做到(马格里布移民为9%,撒哈拉以南非洲移民仅为5%)。

  辛勤、团结与祖籍国平台

  其他移民和法国本土居民仍受贫困所苦,华人究竟是如何取得成功的呢?

  第一,文化因素。在中国,遵守纪律和服从权威是自古流传下来的道德准则。Pierre Ducerf协会的Xavier Liu指出,“千年来,中国精英是通过一个所有人都能参与的全国考试机制选拔出来的,该机制能使最贫困者走向‘金字塔’的顶端。因此,即使华人离开了祖国,父母也仍要求子女在学校用功读书。”法国华人青年协会主席Sacha Lin称,“在中国,学习成绩十分重要。从小,父母就向我们灌输这一思想。”

  他说,“其他亚裔父母总会问我们,如何才能让自己的孩子考入知名的巴黎中学。” Sacha Lin指出,“不是说华人子女比其他人更加擅长某一领域,而是他们非常用功,因此才能取得骄人成绩。”全国统计及经济研究所的另一项调查显示,1/4的亚裔男生能获得本科学历,而对于其他法国人来说,这一比例仅为18%。

  第二,在法华人的成功要归功于这一群体的团结。其他移民,尤其是马格里布移民,如果国籍和种族不同,他们之间就很难实现最大程度的互相尊重。但华人却十分注重互助,尤其是温州人之间(70%的中国移民来自温州)。法国华人青年协会的王惠(音译)称,“我的父母20年前来到法国,当时,亲戚的一家皮革加工厂立即雇佣了他们。”白手起家的Eric Tong表示,“建造中的欧贝维利耶时尚中心的280家超市中,有1/3是巴黎进出口商店的老板为子女预留的。”华人企业比法国全国就业中心(Pôle emploi)实现就业的效率更高,3.5万个华人企业足以养活15万人,约为华人群体的1/4。

  不过,这种“自行遴选”体系也存在一些问题。21俱乐部(Club 21)主席Chenva Tieu指出,“这会阻碍某些年轻人的发展。”

  第三,华人互助还体现在借款方面。华人做生意往往依赖同胞提供的资金。这一借贷体系是按“养老储蓄金”模式运作的,即家庭成员或亲属将积蓄的一部分放在一起,每个成员都可以拿这笔钱去做生意。他们通常不设利息和偿还期限。

  不过,这一模式需要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此外,互惠也是前提之一:受惠者赚钱后再出资供其他人使用,如在婚礼场合出“份子钱”。Eric Tong说,“这一切都十分灵活。如果生意赔了,借款不会停止,而是继续发放直到赚钱为止。”这种借贷形式是华人成功的关键,众多家庭无需向银行贷款就能做生意。

  第四,法国华人的成功还有赖于中国的经济腾飞。Richard Beraha指出,“如果中国没有经历飞速发展,那么在法华人不可能取得如此成就。中国日益强大为华人提供了无数机遇。”(依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