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4名罢工中国司机待审 29人被遣返回国

19
05月

  11月26日,在新加坡务工的中国籍司机在宿舍前罢工。11月29日,中国籍司机受审后离开法庭。

  ●11月26日

  171名新加坡SMRT公司中国籍司机不满公司薪金待遇,在宿舍外罢工。

  ●11月27日

  新加坡人力部将此事定性为“非法罢工”,这是新加坡26年来的第一次非法罢工。

  ●11月28日

  经过中国大使馆以及各方协商,在SMRT公司工作的中国籍司机已经全部复工。

  ●12月3日

  一名中国籍司机被判6周监禁,其余4人6日受审。29名被遣返中国司机于2日回国。

  新京报讯 (记者高美)3日,新加坡SMRT巴士公司正式回应加薪诉求,决定提高中国籍司机起薪25新币,同时承诺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另外,一名参与罢工的中国籍司机被判6周监禁,另有4人待审。

  仍有4名中国人待审

  3日,参与罢工的中国籍公交司机包锋善以“非法罢工”罪被新加坡法院判处6周监禁。其他4名中国籍司机待审。

  新加坡法律规定,巴士属于“基本服务”,员工如想罢工,必须提前14天通知雇主,否则就是“非法罢工”,而非法罢工者将被判入狱一年,并处罚金。

  SMRT公司公关部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3日下午,SMRT总裁与中国籍司机进行了对话,并表示调查已结束,不会再有和罢工有关的逮捕或遣返行动。其他参与罢工的中国籍司机将收到警方警告信,但可以留在新加坡工作。

  2日,29名参与罢工事件的中国籍司机被吊销工作准证将被分批遣送回国。SMRT公司向本报记者证实,29名司机的遣送费全由公司负责。同时,被遣返的司机们也将获得一笔额外花红。SMRT目前约有2000名公交司机,其中中国籍司机约450名。

  曾不给中国司机加薪

  此次引发国际媒体关注的罢工风波是因为中国籍司机不满SMRT公司薪金制度。该公司在10月份为公司员工涨薪,其中马来西亚籍司机的月薪调整为1450元新币(约7400元人民币),还有一个月的年终奖金。但公司文件却说“此次调薪,中国籍司机除外。”

  中国籍司机的月薪为1075新币(约5490元人民币)。据《联合早报》报道,此前SMRT公司多次涨薪,中国籍司机也都受到不公平待遇。7月公司所有司机加薪一百多新元,而中国籍司机只有75新元。此外,他们也不满宿舍环境差和请病假扣薪水。

  对于这起事件,新加坡人力部代部长陈川仁说:“一名好雇主应妥善处理员工的问题,包括通过沟通,和检讨不在法律范围内的雇佣条件。这一点,我们认为SMRT和所有企业一样,应定期检讨。”

  ■ 进展

  29名被遣返中国司机已回国

  新京报讯 (记者储信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3日表示,外交部高度重视此案,被遣返的29名中国人已回国。

  洪磊表示,外交部高度重视此案,与新外交部、人力部和警方保持密切沟通,要求新方充分考虑有关中国工人的具体情况和合理诉求,慎重妥善处理此案,并切实维护被捕中国工人的合法权益。11月29日,使馆旁听了第一次审理。11月30日和12月1日,中国驻新使馆官员探视被捕和即将被遣返的中方人员。

  洪磊称,外交部和中国驻新使馆将继续密切关注事件进展,希望新方妥善处理。

  中国商务部也对此次劳资纠纷十分关注,希望有关各方对中国司机同工同酬等合理诉求妥善处理,维护中国劳务人员的合法权益。

  ■ 讲述

  “我工作4年才攒了人民币2万元”

  曾在SMRT公司担任司机工作4年的蔡军对新京报记者讲述了在新加坡的经历。由于待遇不公,蔡军在2010年辞职回国。

  蔡军说,SMRT公司没为他们提供语言培训。“英语不熟,马来语和印尼语又不会,中国司机很受歧视。我刚去的时候,路线还不熟,有很多次,乘客让我算车票钱,我要是算错了他就骂我,还嘲笑我们,因为根本不需要人工算,而是刷卡扣费。”

  在工作中,中国司机和新、马司机待遇也不同。蔡军说,“司机每天工作时间是8小时48分钟,但中国司机如果今天工作了9小时48分钟,公司算你加班一小时,但第二天排班就只有7小时48分钟,我们就不能拿加班费,但马来西亚人和新加坡人即使工作7小时也算8小时48分钟。”

  另外,公司规定接到3次警告就要被遣返,即使责任不在司机,中国司机由于语言不通,很容易被警告而丢掉工作,即使在工作中被辱骂,中国司机也选择忍耐。

  对于罢工中提到的住宿条件差,蔡军说,SMRT公司让10个中国司机住在一个20平米的房间中,睡的是上下铺铁床,厨房就在阳台,卫生间就是小隔间,非常不利于休息。自己和同事向公司提出自费出去住,保证不耽误工作,但公司以“统一居住方便管理”为由拒绝了他们。而马来西亚司机则可以出去住。

  蔡军说,“出国务工者多家庭经济不好,一个河南司机在新加坡工作多年,一日三餐都是方便面,连鸡蛋都不舍得放,他要攒钱供孩子上学。那时中国司机月薪也就约4000元人民币,我在SMRT工作4年才攒了人民币2万元。”

  新京报记者 韩旭阳

  评论

  作为亚洲的金融中心,新加坡对外籍劳动力的依存度很高。人口只有530万的新加坡,外籍员工的数量高达130万。此次罢工风波发生之后,媒体开始呼吁新加坡要反思自己的人力资源政策。

  一名好雇主应妥善处理员工的问题,包括通过沟通,和检讨不在法律范围内的雇佣条件。这一点,我们认为SMRT公司和所有企业一样,应定期检讨。

  ――新加坡人力部代部长陈川仁

  这场罢工源自中国籍员工与马来西亚籍员工之间30%左右的收入差异,暴露了新加坡外籍工人待遇差的问题,并折射出新加坡不同种族间的紧张态势。

  ――英国《卫报》

  新加坡多年来一直采取严苛劳动力政策,这场罢工堪称“罕见”。这反映了新加坡政府面临的双重压力,一方面是新加坡人对外来人口越来越多的不满情绪,另一方面则是新加坡经济发展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如何解决这一矛盾成为新加坡政府的难题。

  ――美国《华尔街日报》

  (高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