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狗万客户端 > 华人 > 异域改姓风波 >

异域改姓风波

19
05月

  熟人赵君的女儿正上小学二、三年级,小姑娘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每当赵君从公司忙碌了一天回家,小赵总会跑到门口迎接,脆生生地叫一声爸爸,听到女儿的声音,赵君疲惫的身心顿感通体舒泰,对“俯首甘为孺子牛”深感心有戚戚焉。

  话说不久前的一天,赵君回家时,小赵并没有上前打招呼,看到女儿满脸不高兴的神情,赵君想:孩子是不是在学校受欺负了?问了半天,小赵才说:“她不想再姓赵了。”赵君虽然在美生活多年,但深受中华文化的影响,听了女儿的话,当即就有些不高兴,但还是耐着性子,问小赵为什么想改姓?

  小赵告诉老赵,她的赵姓的英文拼写为Zhao,班上做什么项目,老师都会按学生的姓氏字母排序,结果这样一来,小赵总是排在最后一个,比如前两天,班里有个自我介绍,小赵想先说,但无奈因姓氏所限,只好眼睁睁地等别人都讲完。

  赵君听到这里,一则以喜,一则以忧。他喜的是女儿逐渐长大了,有了争强好胜的上进心;忧的是无法满足女儿的这一要求,因为毕竟她的姓氏来自祖先,并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正在赵君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委婉地拒绝女儿时,赵君的太太在一旁发话了,她心疼女儿,认为小赵的想法其实可行。她提醒赵君说,大陆人将赵的英文拼写定为Zhao,港台人则将其定为Chao,像著名的华裔人士,曾任过美国的劳工部长的赵小兰女士的赵,英文拼写即为Chao。若是小赵也能从姓“Zhao”改为姓“Chao”,那她的中文名字并没有任何变化,又能免除她总在落在人后的烦恼。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赵君太太一通话旁征博引,且有名人做例子,小赵在一旁听了,脸色开始阴转多云,直至阳光灿烂。看着母女俩期待的目光,赵君几乎就要答应下来。但仔细一考虑,如果女儿的姓的英文拼写变了,他是不是也要变?否则的话,西方人士如何判断他们是父女?如果自己也要改姓,那么牵涉的事情就多了,社会保险卡、就职的公司档案和水电费账单等等都要通知个遍,为此耗费时间金钱,是否值得呢?

  想通了之后,赵君将自己的顾虑托盘而出,看到女儿的脸色又要晴转阴,赵君心有不忍,但灵光一闪,想起了一首英文歌名为“save the best for last”,赶紧告诉女儿最后并不一定是不好的,因为最好的往往留在最后。小姑娘总算笑了。赵君知道,诸如此类的成长期的烦恼,女儿以后还会遇到,但愿随着身心的逐渐成熟,她不再需要父母的帮助,自己能够处理得好。(摘自美国世界新闻网 东方应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