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华人青睐日本电影:一部电影带我穿越古代

19
05月

  中新网11月20日电 据日本新华侨报网报道,“日本电影有一种古典的东方美,它精致细腻含蓄,且意味深长,不仅好莱坞,就是香港、台湾都无法与之抗衡,风韵啊!”――很明显,朱桃很是推崇日本电影。

  但朱桃却说,自己当年看日本电影,完全是被迫。那时候,朱桃还在东北财经大学读商务日语专业,所以老师让每月读本日语名著写读后感。朱桃为了省事儿,拿过一本书后先是到网上查有没有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然后通过看电影理解原著。

  大四那年,老师开始带领朱桃他们“进攻”那本被称为日本《红楼梦》的《源氏物语》。于是朱桃就找出2001年日本东映为纪念公司成立50周年而耗巨资拍摄的《源氏物语―千年一梦》看。朱桃说,正是这部片子带她穿越到了日本。“那段时间我只要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有身穿十二单的平安女子人影幢幢,耳朵里还有那绸缎在走路时的摩擦声。”

  待到大四快毕业时,朱桃思前想后,她始终抵不住脑中的影像和耳朵里的声音,决定通过东北财经大学办理去日本留学。最初,朱桃是被学校安排在福冈县舞鹤市的一家日语学校学日语。可凭着对平安古都的向往之情,一年后,朱桃轻轻松松地考入了同志社大学,南上日本人“心灵的故乡”――京都。

  2012年1月,由高山由纪子的小说改编的电影《源氏物语―千年之谜》上映。坐在影院里的朱桃格外激动。《源氏物语―千年之谜》开演了,古玉般的圆月,粼粼波光,飘落的白山茶花,藤原道长追逐着紫式部,两人在雪白的月色中跌落,抵死缠绵……

  而静坐的朱桃却不仅仅是陶醉,她知道,紫式部的父亲曾侍奉过花山天皇。天皇出家后,紫式部的父亲也跟着退官。但因为进奉的诗歌赢取了一条天皇的欢心,遂受领了越前国。越前国就在今天的日本福井县境内,古来盛产和纸。紫式部长大后嫁给了比自己年长许多并已有子女的藤原宣孝,生了一个女儿藤原贤子。藤原宣孝去世后,年轻寡居的紫式部入宫侍奉一条天皇的中宫藤原彰子。彰子的父亲便是紫式部“心中的魔”藤原道长。藤原道长历任左大臣、右大臣,先后将五位女儿送入宫中,彰子为一条天皇中宫、妍子为三条天皇中宫、威子为后一条天皇皇后,正所谓一家三后,权倾天下。这一日,藤原道长将一卷上好的唐纸送于紫式部,让她为自己怀孕的女儿彰子写故事,排遣寂寞,打发无聊。光源氏的故事由此开始。

  光源氏爱继母藤壶,但求之不得。与葵姬成婚,却只是一味冷落。桐壶帝前东宫的妃子六条御息的美丽与嫉妒令他着迷又恐惧……

  那耗资两亿日元建成的寝殿造(平安时代的贵族住宅样式。正殿为寝殿,其南面有庭院。东西有对屋,连接各处的是渡殿)就跟朱桃在京都的“源氏物语馆内”看到的复原模型一样,而那华美考究的平安朝衣装,也和主人公身份入扣。紫式部多是紫色系,藤壶的打褂有藤花纹样,葵姬怀娠后要穿喜气红衣,六条御息的衣裳就与佛堂的烛光一样浅灰薄绿。

  在紫式部与藤原道长辞别时,她身着“壶装束”。那是平安时代女子徒步外出时的打扮,衣裾束高,露出脚面,以便于行走。结于身后的“悬带”为表清心,挂在胸前的“悬守”保佑一路平安……

  当朱桃走出影院,她为自己对平安时代的了解感到欣慰。四年半前,正在国内读大学四年级的她,就因为这样一部电影,来到了日本。而如今,她又是一名正面临毕业回国的同志社大学四年级学生。“但我对平安时代的了解已经不像当年那样浅薄,这部电影让我认识到自己已学到了许多,也是一种有终之美。”朱桃说。(张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