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人豁达面对生活困境

19
05月

马里人豁达面对生活困境

  遭逢意外不急不恼 遇到难题有说有笑

  2011年夏,笔者应邀到非洲国家马里访学,在2个月时间里,笔者在马里密集接触了当地保存相对完好的伊斯兰文化遗迹,了解了当地传统,更是亲身体验了马里人生活的贫苦,但他们精神的力量让笔者很羡慕也很佩服,他们随遇而安、乐天知命的生活态度散发出一种沉静和坚毅的精神力量,这一点令笔者心生敬佩。

  随遇而安,不争执不抱怨

  为了拜访马里的历史名城加奥(15世纪为加奥王国首府)、杰内(建于公元前2世纪)和廷巴克图(建于公元1100年),笔者奔波5000多公里,整个旅行遇到的最大难题是交通工具,所有的车俩不仅过于陈旧,而且大量超载,导致经常爆胎。去廷巴克图的途中,笔者坐上一辆吉普车。拥挤,加上路不好,颠簸剧烈,人被震得快要散架了。

  到了目的地,因为没有渡船,大家只能就地休息等天亮。我问:“哪里有旅馆?”我想先到旅馆洗个澡。因为这一路太脏了,用来擦汗的天蓝色小毛巾已经脏得比土还黑了。司机答道:“洗澡?你进尼日河就可以洗了!”一名同行的女士说:“哪里有旅馆,这就是旅馆!”我这才注意到她已经安然坐在席子上给孩子喂饭。旁边的店主说:“租一张席子200西非法郎(不到3元人民币),你就在这里睡吧!”看到带着两个孩子的母亲都能如此从容,我还能有什么抱怨?默默地感谢她给我带来的精神力量。

  马里之行印象最深的首先是无论环境多么恶劣,车内如何拥挤不堪,从未见有人发生争执,感觉马里人很平和。譬如,在从莫普提回巴马科的路上,凌晨1时半车没油了,所有的旅客都悄无声息地等着司机和他的助手去找加油站取油;还有一次在去加奥的路上,晚上11时30分车胎爆了,所有人都拿着小地毯下车祈祷,接着就坐在上面聊天或睡觉,耐心等了两个小时。另外,沿途只要还有人想上越野吉普车,人们都会自觉地使劲挤出空间让他上来。

  虽然长途汽车站路边的村庄很破旧,但那里的厕所都比较干净。尼日尔河流过时拐了个大弯。河湾处住着黑人土著民族多贡人,他们以耕种和游牧为生,大多数人还居住在山洞里。多贡人的山村极端贫困,但村里非常干净,垃圾是要焚烧的,每周一次。虽然贫困状况比较严重,但村里家家大门都是敞开着的,更无需谁来看管。

  男童群体乞讨很常见

  在马里,一些男孩被父母送到宗教学校学习,宗教学校均为私立的学校,由“马拉布”(法语译名,即《古兰经》教师)开办。一般设在自己家,有的也租房,主要是为这些孩子讲授《古兰经》。因为马里居民绝大多数都是穆斯林。

  据了解“马拉布”以前是生活在农村的,有自己的地产,除了教《古兰经》之外,基本可以保障学生的食宿。学生有的帮着种地、有的帮干家务活,还有的被派上街乞讨,旨在从小就认识生活的艰难,从而养成节约的好习惯。这些学生在宗教学校最多不得超过十年,毕业后只有很小一部分会成为《古兰经》教师。这一传统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11世纪初的穆拉比特王朝。

  现在,“马拉布”大都移居城市,孩子们的生计越来越成问题。马里总统今年在“非洲儿童节”(6月16日)时说过一段话:“我们的未来不是金矿,不是石油,也不是棉花,而是我们的孩子!”我想一个国家只有真正做到重视儿童的健康与教育,这个国家才是有希望的。

  终于见到历史名迹

  我奔波多日,历尽艰辛,分别拜访了加奥、廷巴克图、杰内等地。在加奥,我有幸第一次目睹了阿斯基亚大帝(阿斯基亚・穆罕默德・杜尔,西非桑海帝国的创建者,1493年―1528年在位)墓边上的清真寺。虽然时隔数个世纪,我仍感受到加奥所秉承的强国气魄和历史遗风。廷巴克图以其神秘吸引了很多人,虽然今天正在被不断扩大的沙漠侵蚀,满目尘土和废墟,但走在该城的大街小巷,除了著名的三座清真寺和国立图书馆之外,还能见到很多名人故居和藏有中世纪阿拉伯文手稿的私人图书馆。杰内则以其古老的城市、苏丹萨赫勒式的泥土建筑、丰富的伊斯兰文化而骄傲。

  马里的贫困令人震撼,但马里人的随遇而安、乐天知命却让我陷入深思,也许正是这个国家深厚的文化底蕴让人们面对贫困如此平和,他们的洒脱、豁达或许正来源于此。(潘华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