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华人保姆市场:中国北方下岗女工成中坚

19
05月

  中新网4月19日电 据西班牙欧浪网报道,在西班牙华人社会,保姆因其工作性质不被人重视,社会关注度不高。西班牙经济繁荣时期,正值华人社会保姆市场兴旺时期,当时有钱的中国人家请一个满意保姆很容易,导致大部分保姆工资及其它待遇普遍不高。经济危机爆发后,华人社会保姆市场开始逐渐萎缩,2013年后,保姆难觅,要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好保姆就更困难。

  中国北方下岗女工形成保姆市场中坚力量

  从2000年起,中国东三省尤其辽宁地区,大批下岗女工义出国。因为出国费用及移民生存环境等因素制约,进入2003年后,来到欧洲的大多数北方下岗女工选择西班牙作为落脚点。

  2003年左右正值西班牙经济繁荣时期,移民环境的轻松让大量来自中国浙江的年轻人通过工作签证渠道进入西班牙。如此导致华人劳工市场供大于求,无身份、年龄偏高、不具备综合竞争优势的北方下岗女工迅速被边缘化,作保姆是她们当时的理想选择。

  从2005年起,记者在采访中接触了大量来自中国辽宁抚顺、铁岭、沈阳、鞍山等地的保姆。尽管各人经历迥异,却是殊途同归。

  一位来自辽宁鞍山,在北部城市LOGRONO一家华人百元店老板家中作保姆的中年女人对记者说,她刚到西班牙三个月,没有身份,也不年轻,在国外只能选择作保姆这一行。每个月工资500元,但是要带三个孩子,还要打扫卫生,下午接孩子回到家里后,又要来百元店帮忙,将店里工人的两顿饭做出来。工作量很大,也很劳累,但是初来乍到,收入与国内相比还说得过去,她已经很知足了。说道在异国他乡的境遇该保姆唏嘘不止,感叹生活的不易,说她非常想家,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子时常哭泣。

  2007年一个隆冬的夜晚,记者在马德里某华人餐馆采访时邂逅一位来自辽宁铁岭地区,在一家中餐馆老板家作保姆的中年女人。交谈中该保姆说,没出国前她在家乡做着卖朝鲜咸菜的小生意,赚了一些钱,后来做这种生意的人越来越多,生意就不好做了,钱也难赚了。她用手中积蓄办好了出国手续就来到西班牙。她自知年龄大了,文化不高,也不懂西班牙语,早就做好了去作保姆的准备。也算是运气不错,老板一家人对她很好,住在别墅里,工资每月800元,身上穿的用的,包括打往中国的电话卡老板全都给包了,这让她感到很欣慰。2003年起该保姆就在这家做工,这一作就是4年多。

  到2007年,该保姆跟老板商量,称离开家乡已经多年,家里全靠老公一个人操持,因此自己也该告老还乡。老板一家称几年中彼此相处像一家人还一样,孩子已经离不开保姆。既然保姆顾忌在国内的丈夫,老板说可以通过CUPO的形式将保姆老公申请出来,到时候在老板公司做工,让她们夫妻俩团聚赚钱两不误。该保姆无法拒绝老板的热情挽留,只得继续做下去,虽然此后保姆老公不愿意出国,但该保姆在这家一直做了10年,直到孩子全部长大。

  在巴塞罗那的华人聚集区FONDO,一家华人货行的青田籍老板雇佣了一个年近42岁的北方保姆,月工资600元,带着老板的俩孩子。老板一家人对保姆不薄,保姆也觉得对着自己的工作环境很满意。但是在2005年大赦的时候却出了问题,由于保姆入境后没有及时做户籍登记,现有户籍登记时间与政府要求相距甚远。有消息传来,说在马德里某地用银行账户就可以在政府有关部门换出等同时间政府认可的入境时间证明材料,保姆一听赶紧去办,运气不错歪打正着,凭着一张银行户头证明材料真就给办出来了,保姆大喜过望,但是却要和老板一家人告别,去马德里地区办居留。临别老板娘抱着保姆哭,闹得保姆也心中不忍。

  半年后,在马德里郊区一家老外工厂做黑工的保姆工作居留批了下来。拿着这张居留卡,该保姆一直做到中国国内女工50岁退休年龄,才依依不舍回国与老公孩子团聚。

  2005年夏天记者外出采风时,在巴塞罗那北部城市GIRONA车站广场遇到一位推着婴儿车,年龄在30多岁左右的中国女人,看到记者该女人主动搭话,问是不是中国人,在听到记者的同乡口音后对方很是兴奋。交谈中该女人称自己刚来西班牙不久,眼下在一个餐馆老板家里作保姆,带着一个孩子,工资每月400元,尽管工作不是很累,但是小城市没有几个中国人,她想找个中国人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自己又不会说西语,很孤单寂寞。因此她天天推着婴儿车在车站广场溜达,渴望碰上一个能说上几句话的中国人。交谈中保姆称这样的日子就像在坐监狱一样难熬,不知道何时会有出头的那一天。